十八歲
詞、曲、演唱:蘇兒真 吉他:蘇兒真、王俊富

現在我不再搖滾 你也不再龐克
我的吉他弦已生鏽 你的束之高閣
生活忙碌 忙得 忘了唱歌

我的那件破牛仔褲 你那一雙勁爆鞋子
還有那個染了十種顏色頭髮的女生
搶了半天 跟別人

懷念的十八歲 恁阿媽十八歲
三餐吃泡麵還是有力氣玩音樂

懷念的十八歲 恁阿媽十八歲
幻想要當個super star 的十八歲




ps


如果以結果論,讀輔大是件有趣而且正確的決定。在那幾年,我認識了很多喜歡音樂的人,也和其中一部份人玩在一起,包括『boogie woogie』樂團的成員,那一段一起玩團的日子,很令人懷念!尤其是吉他手俊富,我們一直到現在還是好友…雖然以前練團時常起爭執,還互相摔琴發過脾氣,甚至差一點幹架!。

『boogie woogie』雖然不見得戰績彪炳,但也唱過一些場子,比過一些音樂比賽。

大三那一年的ICRT Young Star 亞洲音樂大賽,我們一路過關斬將從全國一千多個樂團,進入複賽,再從四十五隊比進準決賽,再從最後的十五隊中拿到進入亞洲區決賽的六強之一,那是屬於我們的美好時代!也建立了我們彼此間堅固的革命情感。

有了這樣的伙伴,到了我要製作第一張專輯時,說什麼也要俊富來幫我錄音,他幫我彈了『飛向你的天』,錄製第二張時還是找他來搭吉他~『福爾摩沙』、『柔腸寸斷』、『夢都快忘了吧』中的吉他是他的作品,你可以在這個部落格裡面找到這些歌;到了前年我要錄製新的這張專輯時,我還是找他來彈,即使他的手指變慢了,即使吉他弦也已經生鏽,他都得來錄下記錄我們友誼的聲音!

我在俊富的部落格找到了兩篇有關於我的文章,直接偷了過來:


關於以前:

「從櫃子裡翻出一張老唱片。蘇兒真,這個不錯的歌手是我以前樂團的主唱,「末世紀」成為十年前幾個寒冷冬夜的新鮮事。在台北八德路的雅絃錄音室,剛出道的創作新人,跟自己樂團的業餘吉他手,面對數千萬的錄音器材,彈著一直凸ㄘㄟˊ的Solo旋律線,娘的,跟著Click,彈節奏軌跟木吉他軌更是整死人。製作人笑笑、搖搖頭說,找Pro的來,同樣的時間,已經幹掉ㄧ張專輯十首歌領錢走人了,呵呵,我還在錄第三首,手心一直冒汗。真的,現場表演HIGH翻天跟進錄音室完全是兩碼子事。

那個搖滾青年的時代,我們築夢,我們想盡辦法,用文字貼近社會現實,用音符貼近流行樂的形式。結果,歌手最後當了律師,吉他手成了媒體人,鼓手呢?想像不到,去了壹周刊當狗仔到英國追尹清楓案,鍵盤手,回南部老家成了銀行行員,Bass手,從此失聯了。大學三年級,在一個霉氣很重的學生宿舍裡,煙霧瀰漫中,幾個人靜靜聽著Pink Floyd的旋律─The Post War Dream,那一幕,跟時常莫名在腦海迴盪的音場,成為千萬美元都買不到的泛黃記憶。我們的那一年,已然定格。」


關於最近:

「我的真空管的Marshall音箱、Digitech Legend 2 效果器、JMP-1 前級、Fender Stratcaster電吉他,封存在離地十一層樓高的儲藏室已經好多年。兩三個月前,當律師的老朋友一通電話說,正在搞唱片,完全獨立製作,請我幫忙,他是以前的樂團主唱。看著自己的左手,理應長滿厚繭的指尖,卻早已光滑平順,完全不屬於那個一天不能不彈琴的搖滾青年。照著鏡子,裡頭是個長期職業倦怠、人際冷感、還帶了點鬍渣的中年男子臉孔‧‧‧ 我點頭了,據說是革命情感四個字讓自己沒有藉口可以婉拒。


十年前進錄音室替朋友的第二張專輯【末世紀】跨刀,記得彈了【福爾摩沙】等三首曲子。回憶著當初的視覺印象,對比十年後,才驚覺人事已非。當時悲觀的世紀末顯學已然不復存在,興起的卻是一堆後‧後‧後現代的瘋狂社會運動,政治圈有人靠著短線爆料製造議題,影劇圈有著主播出身的年輕女孩靠著洗溫泉露點拼知名度;唉,父母都教過的,走路要腳踏實地這件事,怎突然變得麻煩而無關緊要?走在信義鬧區,將視線下降一公尺半,你會發現很多人的步子是踉蹌而漂浮的。向左走、向右走都可以,只要能夠最快速抵達目的地。數位化的時代來臨,連想法都很random access,意思是說,在資訊時代,很多事變得方便,卻也讓人習慣跳躍性思考。傳統線性的邏輯,像是「先會爬才能走路」的觀念越來越薄弱,有機會「用飛的搶頭香」,似乎才是王道,在媒體跟影劇圈子,這種跡象最為明顯。


回到我的通告,四月初,某個禮拜五晚上,來到台北一個錄音室,過去幾千萬新台幣才能建構出來的錄音室硬體環境,被功能超強的電腦模擬軟體取代,提著曾有過無限感情的沉重真空管器材,我霎時有點尷尬。接上導線把音色選好,手指跟腦袋卻還不太協調,Click也始終跟不準,畢竟十年了,跟音符的距離還真有點遠!幸好,氣氛像是幾個老兄弟一起打大老二,最後總算把承諾給交代掉了。


兩首歌,彈到半夜三點。我、朋友、學弟小文,到附近路邊攤啃著香辣蟹當宵夜。彈得好不好、錄得好不好都是一回事,但是大家在意的,其實是過去共同體驗青春的感覺。好久沒有耍寶了,突然興起,幾條老土狗搞起自拍,這或許是數位時代最令人歡喜的事兒,用拍立得的精神,這個十年後的重聚,總要留下一點紀錄,很久沒這麼快樂了!


即便當律師收入頗為豐厚,但是搞這張片子還是得砸下不少錢。我問,有把握嗎?朋友笑了兩聲說,最壞打算就是「留做紀念」。很努力的做音樂、很努力的找記憶、很努力的尋夢、很努力的生活。這樣,就算只能站在商業音樂市場的灘岸邊,望著主流作品潮起潮落,也或可成為值得在生命中留下的印記吧!「認真做自己」,這句幾年前曾經火紅的廣告文案,不知道在現代社會還能不能賣錢喔?呵呵!」~by王俊富



這首『十八』歲要寫給俊富、永年(就是那個狗仔頭啦)…一起玩音樂的伙伴、還有青春!



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ninthchords 的頭像
ninthchords

真實的人生比虛構的情節更為感人

ninthchord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